您的位置:首页  »  与前女友重拾旧情

    “铁面人”的公司在本市标志性的建筑金皇广场。电梯把我送到29层,公司的前台小姐彬彬有礼地问:“先生找高董事长,事先约好了吗?”
    我说:“没有。我是她的老同学,她说随时可以拜访。”
    前台小姐马上拨了个电话询问。她放下电话说:“董事长在2918房间。”我笑了笑说:“918,就要发,看来高董快要发财了。”前台小姐笑笑,不敢回答我的调侃。
    高玉华办公室的地上铺着厚厚的纯毛地毯,脚走在上面柔软舒适。光线透过一面墙的落地窗照射得办公室宽敞明亮,比床铺还要大的班台一尘不染。坐在班椅上的高玉华看到我,立刻站起来,和我并排坐在松软的真皮沙发上。她幽怨地说:“你这家伙总是拿我不当回事,是说很快就来我这里玩,害得我等了好几天。”
    我说:“这些日子贼忙。”
    高玉华说:“是不是忙着勾引你的女老板?”
    我说:“散伙了。”
    “你还真勾上了?”高玉华说,“为啥要散伙?”
    我简单地说了和詹妮分手的缘故,高玉华说:“好夫妻打骂不断头。吵闹是正常现象。你也忒认真了。”
    我说:“武大郎玩夜猫子――什么人玩什么鸟。我这个本科生玩不了洋博士。”
    高玉华啐了我一口,说:“去你的,你把女人当成什么了。”一会儿她又抱怨说:“是不是被女老板甩了才想到了我?”
    我说:“你是我的初恋情人,我心里一直有你。不然我会来看你嘛!”
    “这还差不多。”高玉华显得很高兴,抓起电话说,“王秘书,你来一下。”
    一会儿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年轻女孩轻轻走进来。高玉华说:“我马上要出去,今天我就不来了,有重要的事情打我手机。一般事情等明天再说。”高玉华想了想又说:“让司机把我的车开到广场门口等我。”
    “好的。”女孩又轻轻走出去。
    高玉华说:“我们出去吃午饭。”我说:“还不到十一点。”高玉华说:“等我们到了饭店就快十二点了。”
    我们走出广场冠名的大厦,一辆乳白色的“宝马745”轿车已经停放在门前。高玉华从司机手里接过车钥匙,坐到了驾驶员的座位上。
    “宝马745”行驶在马路上,轻盈得如同没有分量。宝马驶出市区,来到城郊的结合部一座仿哥特式的建筑前,停了下来。建筑的门楣上写着几个大字:农夫山庄。
    “我靠!中国的农夫要是都住这房子,中国早就牛B哄哄满世界吹泡了。”我跳下车说。
    “酒店的名字嘛,总要新奇才能招徕顾客。”高玉华把车钥匙递给门童,让他去泊车。门口的迎宾小姐向高玉华深深鞠了一个躬:“高总好。”她没有征求高玉华的意见就把我们领到了一个叫“听泉”的房间。房间的一面墙上果然有人造的流水飞瀑。看来高玉华是这里的常客,迎宾小姐对高玉华口味十分熟悉。高玉华说:“我们公司有应酬一般都来这里。”
    这家酒店的气势说明酒菜的价格不菲,这小屄经常在这里请客,也说明她贼有钱。我说:“都是老同学,不要太破费。酒好一点没有关系,菜不能差。”
    高玉华半天才醒过味来,说:“原来是酒和菜都要好,你想一刀宰死我啊?”
    我说:“我这个人一向杀富济贫。”高玉华说:“我今天就不点好菜好酒。我让你杀!”高玉华嘴上这么说,但还是点了龙虾、皇帝蟹、苏眉鱼和一瓶五粮液。
    我说:“说说你还来劲了。”我对服务小姐说:“去掉皇帝蟹,两个人怎么能吃五六斤重的皇帝蟹。”
    酒菜上来,我举起酒杯说:“感谢老同学盛情款待。”我一饮而尽。高玉华说:“没有人和你抢,我开车不能喝白酒。”
    我给她倒了一小杯:“你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高玉华说:“好,我豁出去不开车,今天非放翻你不可。”没有想到小屄“铁面人”竟然这样豪爽。看来每个女人生活中都戴着一副面具,隐藏了自己真实的面目。
    酒过三巡,菜下五味,我们都有了一点酒意,就开始海阔天空地神侃,最后话题说到了我岳母身上。高玉华说。”你岳母现在怎么样了?”
    我说:“她回上海老家了,具体情况不知道。”
    “有一次我在马路上遇到雅君和你岳母,简直被你岳母的美丽惊呆了。”高玉华说着不怀好意的看了我一眼,“你以前天天面对这样美丽的岳母,别告诉我你没有动过心?”
我说:“她是我的长辈,我动心又能怎样?”
    高玉华说:“我不信你没有把你岳母和雅君一箭双雕。”
    我深深爱着岳母,我不想把我们的关系到处张扬,那是对她的亵渎。我说:“那不成了乱伦,你难道喜欢乱伦?”
    高玉华的目光忽然涣散迷茫。我不知她在想什么。她说:“我不仅不喜欢乱伦,还憎恨乱伦。因为我是乱伦的受害者。”高玉华就杯中酒一饮而尽说,“上高一那年,我被姨父强奸了。要不是姨妈,我就去法院告她了。我们谈朋友的时候,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和我发生关系吗?”
    我摇摇头。高玉华说:“其实当时我特别想让你……让你干了我,可是我怕你发现我不是处女,会离开我,就坚决不让你干,想等结婚后告诉你一切……结果还是失去了你……算了,不说了这些了。”
    “当时我们太年轻。”我的心里涌起一阵悲怆和苍凉,“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高玉华抬起头,用浸满泪水的眼睛望着我说:“没有过去。你知道吗?我和丈夫结婚后,心里还一直在想着你。夜里他骑在我身上干我,我心里却一直把他当成了你;夜里做梦也老是叫着你的名字。”
    负疚和惶然攫住了我的心。我说:“我其实不值得你这样爱。”
    “不,你是唯一肯为我不顾一切挺身而出的男人,不能拥有你是我终生的遗憾。”高玉华忘情地紧紧抓住我的手,仿佛一松手我就会蒸发,“上次我失去了你,现在上帝又把你送到我的面前,我再也不能失去这次机会。”高玉华对站在门外的服务小姐大声喊:“小姐,买单!”
    我们重新坐进宝马车。高玉华喝了不少酒,但宝马车开得仍然和来时一样轻盈。眼前闪过陌生的景物,汽车没有走来时的路。高玉华上车后就没有说过话,我也没有问她要去哪里。
    汽车驶进了一个别墅区,一栋栋建筑风格迥异的别墅,把小区变成了一个建筑博览馆。汽车在一座德国风格的别墅前停下来。紫红色的牛舌瓦,灰绿色的花岗岩房基石,给别墅增添了古朴凝重的色彩。我说:“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高玉华说。
    我预感到我和高玉华之间要发生异乎寻常的事情,就不再多问。走进高玉华的家里,我才知道什么是豪宅。客厅里厚厚的纯毛地毯让人畏葸,不敢下脚,意大利真皮沙发柔软得让人不敢落坐,生怕压塌。我傻乎乎地站在那里。高玉华扔下我走进了卧室。一会儿,卧室传出高玉华的声音:“你傻站着干啥?快过来。”
    走进卧室吓得眼珠子几乎要冲出眼眶:高玉华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美艳的肉体闪烁着诡异和诱惑。我没有想到腼腆的“铁面人”办事这样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她心里始终想着我,爱着我,今天不管她出于什么动机要和我肏屄,我都应当让她满足,不能让她失望。这时如果我不肏她,是一种永远的伤害。
    我脱了衣服,直截了当地趴到她的身上。两只白鼠似的乳房像欢迎老朋友一样,亲密地钻进我的手里。
    高玉华的阴毛都集中在小屄附近,长长的阴毛像一丛书带草遮挡着阴户。我用舌头分开草丛找到了阴蒂,舔了几下阴蒂就探出来,硬硬的,像一粒蚕豆。舌头扫过“蚕豆”,高玉华嘴里就呻吟起来:“嗯嗯……嗯哼……哼哼……”舌头越过阴蒂,插进小屄,屄里只是有些湿润,还没有淫水横流。可能心里的甘泉干涸,需要男人疏通湮塞,甘泉才会重新喷涌。
    我的舌头在小屄四壁游走,双手不停揉搓乳房,高玉华的屄里淫水渐渐多起来,屄里的嫩肉不断收缩,反复夹紧放松,舌头和嫩肉摩擦,高玉华有了感觉,手指插进我的头发用力抓挠。我抽出舌头,举起火热的鸡巴,一下子挺进屄里,高玉华哼了一声,说:“好舒服,捅死我了,你的那东西捅穿了肚子,捅到我心里了。”
  我说:“什么那东西,是鸡巴。”
  高玉华嘿嘿地笑了:“男人都喜欢说粗话,是吧?”
  我说:“粗话可以刺激男人的性欲。其实女人在床上也喜欢粗话,我怕你笑话没有敢说。”
  高玉华说:“你说吧,我喜欢。”
  我说:“我要肏你的小屄,把小屄肏烂,肏成浆糊。”
  高玉华双手搂着我的肩膀,说:“你肏吧,肏吧!”
  我的鸡巴用力抽插,嘴里还不停地说:“肏烂你的浪屄,肏烂你的浪屄!”高玉华用像欢笑又像是啼哭的哼哼声作为回应:“哎哼哼……哎哼哼哼……哼哼哼哼……”
  我说:“我肏得你舒服不舒服?”
  高玉华说:“舒服。我的亲老公好会肏,肏得我融化了。”
  我说:“肏化你,肏飞你,肏烂你!……”
  “哎哼哼哼……哎哼哼哼……”高玉华的屄在有力地收缩,淫水也泉水般涌出。我的鸡巴开始长距抽短插,忽然我发现每次浅浅插进屄里,高玉华的反应会格外强烈,我用鸡巴试探,感觉阴道前端有片肌肉比较粗糙,龟头一碰,高玉华身体就会一阵抖动。我模模糊糊地想起一本生理知识的书里曾经说过,女人的阴道里有个G点,受到刺激女人就会达到高潮。我就用龟头在这片粗糙的肌肉上摩擦了几下,高玉华大叫一声:“啊――美死我了!”淫水哗哗地流出来。
  高潮过后,高玉华吻着我的脖子说:“我和丈夫从来没有达到过高潮。你才是我真正的丈夫。”
  我说:“我是你的骚鸡巴丈夫。”
  高玉华说:“不,你是我肉体和灵魂上的丈夫。”
  我的鸡巴还插在高玉华的肏里,说话间又抽送起来。高玉华嘴里也粗话连篇:“骚鸡巴丈夫,肏得我好美,好舒服……哎哼哼哼……哎哼哼哼……”我的龟头再次摩擦肏里的糙肉,高玉华又到达欢乐的巅峰,淫水奔流。我快速抽插了几下,射精的感觉时隐时现,我说:“我要射精了。”
  高玉华说:“我正在危险期,别射到里面,射到我的嘴里。”看来她有过口交的经历,我就拔出鸡巴插进她的嘴里。她的嘴紧紧包裹着鸡巴,一阵抽插,精液疯狂地射进嘴里和喉咙里。
  高玉华吞掉精液,舔舔嘴唇,说:“你的精液真多,是不是好多日子没有女人,憋坏了?”
  我嘿嘿地笑了。
  高玉华说:“你不要到处寻找工作了,到我的公司来吧。这样我可以天天看到你,不会再寂寞。”
  我说:“我是学外贸的,不懂房地产。”
  高玉华说:“你到公司来搞管理,当我的副总。”
  我说:“这样会伤害公司老人的情感,我当你的助理吧。”
  高玉华说:“也好,这样我就不用天天到公司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