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三宫六院十八俏】(01)作者:bulun(布伦)
字数:9102
 

              一、儿媳生日
 
  老王,大名王新华,五十五岁,已步入老年行列,但是外表看不出来,精神 依旧那么饱满,体格也很健壮,不少人都说他比十年前还要年轻。他自己也感觉 身体状况比退休前好,甚至比不比十年前差,因此每当有人说起此事,便会笑着 说,这是因为农村水好、空气好的缘故。其实,他内心很清楚,悠闲的农村生活 只是一个方面,关键是这些年坚持每天锻炼。
 
  老王原来也是城里人,现在户口还在省城。他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 毕业后分在铁路部门,一直干到正处级,本来正当年,如果不出意外可以干到厅 级再退休。但是四年前,也就是2006年,他原来的手下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这
 位手下原来工作不怎么样,经常常被批评。但是这位手下善于钻营,调到其他处 室后,不到十年便从普通科级科员,升到了主管副局长,上任以后,处处针对老 王。正好那年老王妻子犯病,一气之下办了病退手术,回乡下老家照顾妻子。 
  老王妻子是农村户口,当年是附近有名的美女,而且很贤惠,也因为如此, 老王大学毕业后,拒绝了很多人的穿针引线,执意与她结了婚,此后一直不离不 弃。
 
  谁知妻子犯的是癌症,老王从医生那里得知是癌症晚期后,想到这些年妻子 一个人含辛茹苦地为自己养育儿女伺候父母,无怨无悔,而且从未出过远门,于 是抛掉手中股票,趁妻子还能走动时,带她去各地游览。这些年他官运不怎么样, 财运还可以,炒股赚了不少钱,现在儿女都已长大,没什么负担了。
 
  谁知国内还没游完,老婆便不行了。老婆病故后,为了缓解对老婆的思念, 老王在老家租了一片山地,开荒种地打发时光,同时继续研究股票。06年年他为 了带妻子出去旅游,抛掉了手中所有股票,谁知因祸得福,躲过了07年那场股灾,
 花掉的那部分钱,大大小于股票的跌幅。以至后来有人笑话他说,因老婆犯病反 而发了财。
 
  老王算是最早的股民之一,收益也还不错,十几年先后投入了近二十万,到 病退时差不多有一百二十万了。妻子去世后,财运更好了,尽管股市行情不好, 但是两三年间股票市值翻了几十倍,现在市值已超过两千万了。
 
  老王现在不愁吃不愁穿,手中有钱,身体又好,生活悠闲,表面上过得很滋 润,但是内心也有苦处,就是夜深人静时,一个人往往很难入睡。他自己也发现, 近几年身体状况比更以前好了,性方面的渴求也比以前旺盛了,经常晚上下面是 硬硬的,这种状态还只有在青春期有过,有时他不得不半夜起来锻炼身体,直到 将多余的精力消耗掉,才回房睡觉。也因此,他渐渐养成清早起来锻炼身体、晚 上睡觉前锻炼身体的习惯。
 
  他本想找个伴,但是看到儿子女儿都成家了又觉得不妥,再说附近也没有合 适的,年岁太大了的又不想,年岁太小了又怕儿女反对。曾经也有乡邻为他做介 绍,那女人年岁虽然不大,五官轮廓也还可以,但是外表看上去比自己还老,实 在提不起兴趣。而他能看上眼的那些年轻一点的,又都有家室。
 
  如果住在城里没回农村还好,怎么也能找到地方发泄,农村不像城市,没有 可发泄的地方,除非是找那些良家妇女。附近虽然有不少姿色不错的良家妇女, 她们对他印象都不错,大多数老公在外边打工,只要他主动出击,绝对可以上手, 但是不敢,万一弄出事来,就没脸面在村里呆了。那些十几岁的无知小女孩,他 更不敢招惹,尽管她们对他没有防备,但是只要听到她们亲热地叫伯伯、爷爷, 就只有打消念头。
 
  老王本来在城里还有套房子,因为已回农村居住,租了出去,想回去住几天 也不行,因此只有强惹着。
 
  这天,老王吃过早餐,没有像以往到附近转悠转悠再回家去看股票,而是径 直往镇上走去。乡邻们见他穿着很得体,便问是不是进城,他笑着告诉众人是去 省城看儿子,因为有快两个月未见到他们了。
 
  其实,他去看儿子只是个借口,去看那风韵犹存的亲家母,也就是儿媳的母 亲,才是真正的目的。因为今天是儿媳生日,晚上她母亲会过来与他们一起吃饭。 
  亲家母虽然四十多了,但外表看上去还很轻,乡下那些三十多岁的少妇们肤 色还没有那么好。亲家母不但肤色好,五官也很不错,身材也没走样,可以说是 端庄俏丽,风华倾城,据说年轻时是个倾倒众生的大美女,更难得的是现在也是 一个人。所以老王内心希冀能与她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如果能找到她做伴,那这 一辈子就满足了。
 
  镇上没有直达省城的车,要到市里转车。当他来到省城时已经是下午了,找 个小店吃了点东西后,又去给儿媳买了个生日礼物,才向儿子家走去。走到儿子 家楼下时,发现时间还早,便给儿子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来了。谁知儿子在外地 出差,还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叫他到小区外边坐一会,等儿媳回来。
 
  老王没办法只有在小区附近的茶楼等着。他没有儿媳的电话,即使有,现在 还不到下班时间,也不便打过去。
 
  他在茶楼刚坐一会,电话便响了,尽管号码不熟悉,但看是省城的,还是接 了。接通后才知道是儿媳的电话,叫他等一会,马上回来。老王只有离开茶座在 单元门口等着。
 
  不一会,儿媳李晓红风风火火走了过来。儿媳身材五官与她母亲有几分相似, 只是比她母亲苗条些,端庄大方、清丽脱俗,当年儿子带回家时,没有哪个乡邻 不说她长得好,说儿子有眼光。李晓红见到老王,满脸笑容地说:「爸,你今天 怎么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车站去接你。」
 
  「爸还没有老到走不动,要你们接什么?这里又不是不熟悉。今天不是你生 日吗,我也好久没见到你们了,所以顺便来看看你们。」老王一边说,一边随儿 媳往单元内走。
 
  「爸,你还记得我的生日?」李晓红欣喜地说。
 
  「我就小强与小霞两个孩子,现在又没什么事,你们的生日能不记得吗?」 
  「爸,你太有心了,今天要是我不提醒,小强都不记得了。」
 
  老王不便当做儿媳的面来说儿子不是,也不便替儿子解释,只有「呵呵」笑 笑,随李晓红上楼。进屋后,老王将手中的礼品袋交给儿媳,说:「晓红,爸给 你买了个生日礼物,不知你喜不喜欢。」
 
  李晓红接过礼品袋,好奇地打开后,见是一套进口的兰蔻的护肤品,兴奋地 搂着老王,在脸上亲了一下,说:「谢谢爸。」
 
  老王没想到儿媳这么兴奋,一时傻了,怔怔地看着笑靥如花的儿媳。仍处在 兴奋中的李晓红见老王诧异地看着自己,才突然醒悟过来,刚才自己搂着亲的是 公公,羞得满脸通红,说声:「爸,你坐一下。」急忙进了卧室。
 
  过了好一会,李晓红才从卧室出来,脸色依旧有些泛红,见到已坐在沙发上 的老王,还是有些不自然。
 
  老王以前毕竟当过领导,见过世面,为了打破尴尬气氛,说:「小红,你妈 晚上过来吃饭不?」
 
  「我妈今晚有事,过不来。」
 
  老王一听,心里很失望,但是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淡淡地说:「那晚上就我 们两个吃?」
 
  「我和几个姐妹约好了。晚上在外面吃。爸,你一起去吧。」李晓红脸上很 快恢复正常,笑吟吟地说。
 
  「你姐妹给你庆生,我这个老头去干什么?我到外边随便吃一点就行。」老 王拒绝了儿媳的要求。
 
  「爸,你过来是给我过生日的,怎么能让你到外面吃?如果让别人知道,那 还不说我?再说你又不老,而且很精神,去了又不丢人。」
 
  「你去吧,别人不会知道的。」
 
  「爸——」李晓红上前挽住老王的手,撒娇的地说:「今天是我生日,如果 你不去,我不开心。」
 
  「好吧。」媳妇身上的气氛加之乳房与手臂的轻碰,让老王有了反应,只有 赶紧答应。
 
  见老王答应,李晓红这才兴奋地返回房间。
 
  老王有些失落的在沙发上坐着,今天满心欢喜赶过来,满以为可以见到那位 让自己晚上经常睡不着的亲家母,谁知这么不凑巧,难道真的无缘?
 
  直到李晓红从房间里出来,老王才回过神来。李晓红换了一身休闲妆,脸上 薄施脂粉,显得格外青春靓丽。老王以前只觉得儿媳妇漂亮,但没想到会如此娇 艳、俏丽,以前只是欣赏,现在有些莫名的心动了,不得不赶快转移视线。 
  「爸,你说好看吗?」李晓红在厅中旋转一圈后说。
 
  「很漂亮,小红你今天非常好看。」老王只有连连称赞。
 
  「爸,我们走吧。」李晓红见公公说很好看,非常开心,挎上小坤包,便来 拉老王的手。
 
  老王连忙将手收回,说:「你在前面走。我跟着。」
 
  李晓红本来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老王这么一来,反被弄得粉脸羞红,小足 轻顿,连忙拉开门往外走。
 
  也许是刚才的事让李晓红不好意思,一路上没有再与老王说话,而老王也不 知道与儿媳说什么好,也没有开口。公媳俩一路无语,直到酒店,李晓红才说: 「爸,我那些姐妹中有两个喜欢开玩笑,到时你别见怪。」
 
  「小红,你放心,爸不是老古董,不会让你难堪的。」
 
  当李晓红领着老王走进预定的包厢时,包厢中已有五个人,年龄与李晓红不 相上下,青春可人,其中一个姿容和李晓红不相上下。
 
  厅中五女见李晓红领着一个中年男人进来,纷纷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她。 
  「没想到你们先到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爸,今天是专程赶来给我 过生日的。」李小红知道大家心中所想,从容地介绍着。
 
  「原来是伯伯(叔叔)。」五女脸上很快绽出笑容,纷纷与老王打招呼,有 的叫伯伯,有的叫叔叔。其实李晓红结婚时,这些姐妹都来了,也见过老王,只 是当时大家关注的是新郎和新娘,没有谁注意他,故此没有印象。
 
  「红姐,他是王哥的父亲?真看不出来,还这么年轻。」
 
  「红红,你公公对你太好了,专门来给你过生日,等会你要多敬几杯酒。」 
  本来李晓红应该是晚上的主角,但是老王一来,主角似乎变成了他,李晓红 反成了配角。吃饭时,五女纷纷给老王敬酒,好在老王还能喝点酒,而且喝的是 红酒,否则非趴下不可。
 
  刚开始,李晓红这些姐妹说话还比较注意,毕竟老王是长辈,后来见老王并 不拘谨,尽管很少说话,但是神色自若,应对自如,渐渐地也就放开了,说起话 来不再那么顾忌。到后来,这些姐妹甚至拿他们公媳俩开起玩笑来,弄得李晓红 娇羞难禁,脸色通红,不时用眼角余光去观察老王,先怕老王生气不高兴。见过 世面的老王,对女孩们的这些相对较雅的玩笑没有在意,只是微笑以对。 
  到后来女孩们越来越没有顾忌了,最后硬逼着李晓红和老王单独喝了两杯, 美其名曰是要感谢公公特意赶来给她过生日,其次是要代表她老公敬父亲。老王 担心李晓红喝多了,本想阻止,想想又觉得不妥,这种场合,公公如果袒护儿媳, 势必招来更多的攻击,只有用自己酒量小来搪塞,但是众女孩不放过,最后只有 与李晓红对喝。
 
  这顿饭并未因老王的到来变得压抑,相反气氛比以往更热闹,尽管不少姐妹 故意取笑李晓红,拿他们公媳开心,但是李晓红并不在意,相反很开心,红红的 脸上时刻挂着羞赧而又愉快的笑容。
 
  吃完饭,众人提议去唱歌。老王不想去,说:「唱歌跳舞,是你们年轻人的 事,我这个老头子就不去凑热闹了。」
 
  「王叔,你哪里老了。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我觉得叫你王叔都把你叫老了, 应该叫你王大哥才对。」
 
  「王叔,你不去怎么行,今天是红红生日,志强也没回来。」
 
  「今天志强没回来,你这个公公来了,那你就代替志强陪小红过生日。」 
  「王伯伯,你如果不去,让你一个人回家,志强哥又在家,小红姐心里肯定 会牵挂,这样她玩起来就放不开,也开心不起来。」
 
  「好吧。我就陪你们这些年轻人去凑个热闹吧。」众女这么一说,老王只有 跟着众女去歌厅。
 
  老王成了万花丛中的那一点绿,显得格外耀眼,当一男六女走进ktv 时,不 少男女驻足侧目,男士们更是投来艳慕的目光。当然也有嫉妒老王的,「一个暴 发户,有什么了不起」之这类的话飘进老王耳朵里后,担心女孩们发飙,忙侧目 观察女孩们的反应。众女孩似乎没听见,依旧语笑嫣然地拥着他往里走,这才放 下心来。
 
  进入包厢后,众女让老王和李晓红坐在正中的沙发上,弄得老王很不自在, 很希望儿媳提出反对意见,谁知李晓红没有反对,只是红着脸坐在那里与姐妹们 笑闹。
 
  点好酒水,女孩们便忙开了,有的点歌,有的倒酒,有的嬉闹,完全不把老 王当外人,嬉闹、开玩笑,一点也不避讳。
 
  看着女孩子们开心的样子,老王心中的失落也淡了许多,与这么多充满青春 气息的女孩在一起,心情想不好也很难。
 
  包厢里很快便响起女孩们悦耳甜美的歌声,未唱歌的女孩则开始敬酒,敬过 李晓红后,老王又成了她们的主攻对象。开始李晓红担心姐妹们轮番进攻,老王 会喝醉,因为吃饭时老王已经喝了不少,差不多有一半酒是他喝的,谁知刚出言 阻止,便招来姐妹的取笑和攻击:「红红,你不要太关心公公了哦」、「红姐, 你不让公公喝,那就你喝」、「红红没想到你这么心痛公公」,弄得她满脸绯红, 后来再也不敢出言阻止了。
 
  老王也担心自己喝醉,期间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到包厢外呆了一会。谁知 进来后又遭到女孩们的攻击,最后那个喜欢开玩笑的吴妍提议说:「今天王志强 不在,你们说请他父亲,我们的王大哥,和小红对唱一首歌,好不好?」 
  吴妍的提议顿时得到其他女孩支持,并跟着附和、起哄。
 
  老王连说不会唱,并将目光投向李晓红,希望她能阻止姐妹们胡闹,正巧李 晓红也将目光转过来。谁知李晓红见到老王那求助的目光,很快便羞红着脸将目 光移开了。
 
  「红红,你想与王大哥唱什么歌?」
 
  「王大哥你说唱什么歌?如果你们不说,那我就点了,点了你们必须唱。」 
  李晓红闻言将目光转过来,似乎要老王决定,老王见状只有无奈地说:「那 就点首老歌吧,新歌我实在不会。」
 
  「敖包相会?还是芦笙恋歌?或者十五的月亮?」
 
  「敖包相会。」老王与李晓红还没有反应过来,立马有女孩对坐在点歌台旁 边的女孩说。
 
  「好。这是经典老歌,王大哥你们那个年代的人应该都会唱。」立马又有女 孩附和。
 
  不待老王出言反对,已有女孩将麦克风送了上来,老王见李晓红羞红着脸接 过麦克风,也只有接过递来的麦克风。
 
  当音乐响起来时,女孩们见老王和李晓红均坐着,便嚷着要两人站起来。老 王见李晓红在女孩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也只有站起来。
 
  毕竟是公媳对唱,开始李晓红和老王都放不开,特别是当唱到「我等待着美 丽的姑娘呀」时,老王声音有些颤抖,同时用眼角余光去看李晓红,见她目光盯 着电视屏幕,心里才没那么紧张。李晓红在唱到「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待哟」时, 也忍不住偷偷将目光转了过来,见老王用眼角余光看自己,慌忙将目光移开,脸 上更红。到后面合唱时,两人都将目光投向电视屏幕,再也不敢去观察对方的反 应了。
 
  「王大哥,没想到你唱的这么好,还说不会唱,分别是嫌我们唱得不好。」 两人刚唱完,那个姿色与李晓红不相上下的张欣大声喝彩。
 
  「只是没有唱出歌中那种感觉来,唱歌有什么关系嘛,何必那么拘谨。」另 一个女孩直接指出了两人对唱的不足。
 
  「那再来一首。这次必须唱出歌中的味道。」另一个女孩跟着起哄说。 
  「这次唱芦笙恋歌。」
 
  「我不会唱。」李晓红终于提出抗议了。
 
  「红红,不会唱?你说点别的好不,以前明明唱过,对了,是与男同学唱的, 难道公公还没有男同学亲?」吴妍笑着说。
 
  「好,就唱芦笙恋歌,这次不能再羞羞答答、扭扭妮妮了,要唱出味道来。」 那个点歌的女孩说。
 
  音乐随之响了起来,李晓红无奈地将目光转向老王,这次老王给了李晓红一 大胆坚定的眼神。因为他发现,儿媳的这些姐妹都喜欢闹,你越是觉得不好意思, 他们越是拿你开心,与其这样不如大方点,免得成为众人做弄的对象。
 
  李晓红更清楚这些姐妹们的性格,得到公公的支持,也放开了,即使唱到 「阿哥永远在我身旁」也不再忸怩,只是羞涩地瞟了一旁的老王一眼。老王更加 坦荡,眼睛看着屏幕声情并茂地唱开了,唱到两人合唱时,直接将目光转向李晓 红。李晓红见公公微笑看着自己,也只有红着脸报之以微笑。
 
  「这次唱出了味道。」两人还未唱完,包厢内便响起喝彩声和热烈的掌声, 接着又纷纷举杯上前给两人敬酒。
 
  公媳俩大方地唱完后,众人反而没有再起哄了。但是当李晓红唱歌时,那个 大胆的吴妍主动上前邀老王给李晓红伴舞。老王连忙说不会,但是吴妍不放过, 说教他跳。老王没办法,只有上场。
 
  自以为舞跳得不错的吴妍很快便被老王的舞姿镇住了,包厢内其中女孩也纷 纷被老王的舞姿吸引。老王动作规范、舞步轻盈、姿势优美,整个看去显得十分 洒脱、飘逸。众人均没想到老王会跳得这么好。老王他们刚一跳完,厅中便响起 热烈的掌声。
 
  其实她们哪里知道,在八、九十年代交谊舞流行的时候,老王便学会了跳舞, 而且跳得很好,曾经还是单位的业余教练,后来交谊舞不流行,才没怎么跳了, 但是偶尔也会跳跳,如果单位举行活动,还有很多年轻女孩请他跳,直到病退后 才未再跳。ktv 的歌,大多数适合跳舞,而且多半是三步四步,这对经过正规训
 练的老王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
 
  此后,老王便成了众女孩的舞伴,不过这样也好,要少喝不少酒,至少跳舞 时不用喝。开始老王还比较开心,一则很久未跳舞了,难得放松一下,二则可以 少喝酒,因为感觉自己快喝到位了,但是没过多久开心便变成了难受。女孩子身 上那特有的气息让他有些受不了,下面开始有了反应,加之不少歌曲是那种慢慢 走的慢三慢四,让他与女孩子们的身子相聚很近,气味更浓烈,刺激更强。 
  当陪五个女孩每人跳了一曲后,他便说累了、不行了,要下场休息,但是众 人不放过,要他与今天的寿星李晓红跳一曲。老王与其他女孩跳,还不觉得什么, 但是与自己的儿媳跳,就有点难为情了。最后见李晓红在众人的推搡下羞涩地站 起身来,他不得不起身,如果自己再迟疑,女孩们会更起兴。
 
  搂着其他女孩时,老王的心不怎么慌乱,搂着自己的儿媳,心里怎么也没办 法做到不慌乱,好在放的是慢四,步伐才没有出现紊乱。李晓红同样羞怯难禁, 红着脸,目光不敢与老王目光相碰,干脆闭上眼睛,仍凭老王带着自己游动。 
  陪李晓红跳完,老王身上冒汗了。心想再也不能与小红跳了,再跳很可能会 出丑,因为他的下体已经充分膨胀,两腿之间已明显鼓起,只要眼睛一扫就能发 现。
 
  好在服务员这时推开包厢门,推着小车走了进来。当众人发现小车上那插有 蜡烛的小蛋糕和那束以百花为主的鲜花时,纷纷睁大了双眼。
 
  「这是你们送的?」
 
  「不是,是这位先生定的。」
 
  老王见众人将诧异的目光转向自己,忙说:「我是替小强定的,他今天回不 来,觉得对不起小红,便叫我帮他给小红定个蛋糕,祝小红生日快乐。」原来在 吃饭时他见没有蛋糕,便在第一次出去透气时,叫服务员订了个蛋糕。
 
  「谢谢爸。」李小红从老王手里接过鲜花,脸上挂满了幸福甜蜜。
 
  在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中,包厢内很快掀起另一个高潮,众人再一次祝李小 红生日快乐,李晓红不得不再次与每人喝一杯酒。
 
  快散场时,李晓红有些站不稳了,此刻众人偏偏还要她和老王跳个舞,歌曲 是韩宝仪的今宵多珍重。
 
  已经醉眼朦胧的李晓红,此刻不再刻意躲避老王的目光,当遇上老王的目光 时,脸上显出羞赧而又幸福的微笑,身子几乎贴上了老王的身子。
 
  走出包房时,老王也感觉自己喝多了,好在体质好,还能坚持住做到步履不 乱。打车回到小区,见李晓红下车后站立不稳,他顾不得公媳之嫌,上前扶住李 晓红。李晓红也没有了先前的羞涩,将一只手搭在老王肩上,支撑着身体,在老 王的半掺半扶下,回到家里。
 
  一进门李晓红便侧过身来,挽着老王的脖子,眼神迷离地看着老王说:「爸, 谢谢你。」
 
  「没什么,今天你生日,开心就好。」
 
  「爸,今天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一个生日。谢谢你。」说完在老往脸上亲了一 下。
 
  这下弄得老王满脸通红,但是怕儿媳摔倒,又不能放开,只有说:「小红, 你喝多了,爸扶你去房间休息吧。」
 
  「我没醉,我知道蛋糕是爸你给我买的。」
 
  老王没想到李晓红会打电话去问儿子,这下搞得自己不知回答了。
 
  「爸,我那些姐妹都说,你好有气质、好有风度,如果再年轻一点,他们都 想嫁给你。」
 
  「小红,喝多了,来,爸扶你去休息。」老王也感觉到自己有点站不稳了, 同时也感觉到自己有点受不了了,如果在这样下去,真怕自己失去控制,做出有 违人伦的事来。
 
  「爸,我没醉,我说的是真话,吴妍和张欣,她们都夸你。」李晓红在老王 的搀扶下,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说。
 
  走进卧室,老王将李晓红扶到床上坐好,准备松开李晓红挽住自己脖子的手 离开时,李晓红娇声叫了一声:「爸。」老王不知有什么事,张口刚欲询问,嘴 唇便被李晓红的樱唇封住了。
 
  等老王回过神来,李晓红那柔软的舌头已深入口中,同时自己也倒在儿媳身 上。开始老王还想撑起身子离开儿媳的怀抱,但是他脑海里那丝残存的理智很快 被儿媳的热情吞噬了。他忘记身下之人是自己儿媳了,仿佛自己怀中的人正在自 己一直思念的亲家母苏婉婷,忘情地会回吻起来。
 
  在酒精作用下,这对失去理智的公媳,很快在床上滚动起来,随着身体的滚 动,阻碍进一步肌肤相亲的衣服很快离开了身体,接着便听一声舒服满足的娇吟, 两个身无寸缕的身子连在了一起。
 
  两人忘记了身份,忘记了地点,忘记了时间,仿若两个思念已久的情侣终于 相会了,只知道需要、索取、发泄、释放,一个娇吟婉转、纵体迎送,一个奋力 耕耘,拼命探索,一时娇吟声、喘息声充满着房间,不时还夹杂着让人心脉贲张 的淫声秽语……
 
  李晓红醒来时,只觉得浑身慵懒无力,并且两腿之间有些酸痛,但是又觉得 非常舒爽。她很快想起了昨晚之事,登时满脸通红,仍好床上只有自己一人。 
  尽管老王已不在旁边,但是她仍觉得羞赧无比,昨晚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 与公公发生这种事?如果让老公知道了怎么办?
 
  她真不知道自己昨晚为什么那么兴奋、那么冲动,竟然不顾一切和公公做出 这种事来。她隐约记得昨晚是自己主动的,开始公公似乎还挣扎了一下,后来却 好像疯了一样,特别是那快速果断的刺入,似乎要将自己刺穿一般,那感觉真让 人刻骨铭心。
 
  昨晚的事渐渐清晰地在李晓红脑海里显现。没想到他的是那样粗长,那么强 壮,粗长得将自己里面充分充实,几乎不留一丝缝隙,强壮的连要了自己三次, 直到最后自己已经无法承应,发出哀求,才罢休。真的无法想象一个五十多岁的 老人,竟能让自己高潮迭起,欲罢不能。
 
  昨晚开始她比较迷糊,但是第一次高潮后,完全清醒了。但是,她没有制止 公公继续在自己身上征伐,一是那深深刺入体内的充实感实在太刺激,太美妙了, 实在舍不得就此打住,其次是如果揭开来,不知如何面对,不如干脆装作酒醉未 醒,把他当做自己老公,闭着眼睛,口里胡乱地叫喊着,配合对方的冲刺。 
  昨晚清醒后她不知如何面对公公,此刻更不知道如何面对,昨晚可以装酒醉, 现在无法再装了,自己不能待在床上,还要去上班。想到上班,她看了一下手表, 发现八点了。完了,上午迟到是肯定了。她想找手机打电话请假,发现手机不在 旁边,应该是在包里,包放在客厅,怎么办?
 
  她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好办法,最后只有硬着头皮起床。起床时,她发现 两腿之间竟然有些空胀和酸痛,低头一看,发现竟然有些红肿。她苦笑一声,心 想:没想到公公这个年岁还如此勇猛,不知年轻时婆婆是否受得了?
 
  她忐忑地走出卧室,外面客厅里没有公公的身影,难道去了客房?再一看, 发现餐桌上放有早餐,牛奶杯下压着一张纸条:小红,对不起,我走了。 
  原来公公也不好意思面对自己,走了。李晓红吁了一口气,看着桌上的早餐, 心中感到一丝甜蜜和温暖,但是很快又感到有些失落。出来前,她担心见到公公, 心里十分紧张,现在公公走了,不用紧张、也不用考虑如何面对了,心里却有些 莫名的空寂,好像了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此刻她并不为昨晚之事后悔了,也不觉得羞耻,相反觉得值得。至少昨晚自 己尝到了真正销魂的滋味,在自己这一生中留下来美好的回忆,而且只要公公和 自己不说,谁也不会知道,只要老公不知道,这事就当做一个梦。
 
  想清楚后,她从包里拿出电话请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梦晓辉音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